社区互动 | 当“夏”新生活 :春意满屋——大夏书院绿植故事会

发布日期: 2020-03-12   作者:   浏览次数: 122

铛铛铛~

大夏书院绿植故事会开始啦!

 

在绿植故事会征稿活动中,大夏学子们秀出了自己心爱的绿植,展现了花草们的盎然生机,分享了花草背后的故事。这里有萌趣十足的多肉,苍翠清新的绿萝,娇艳欲滴的玫瑰……每一株绿植,于他的主人都有着独特的意义。

 

在植树节之际,让我们聆听绿植故事,感受植物带给我们的感动。这些绿植故事,或充满趣味,或传递感动,或引发共鸣,相信大家都在这场故事会中有所触动~


 

1 枯木难逢春,庭院长寂寂

这棵灌木是姥姥从南坡拾回来的,它生长所需的仅仅是定期的浇水和充足的阳光。没人知道它的品种和名字,也没人记得清它在这老房子里住了多久。它刚来时,这房子里住着姥姥、爷爷、小姨和我妈,后来,我妈出嫁,再后来,小姨也出嫁了,但我们和小姨两家总会回老房子过年,这是一年中它觉得最热闹的时候。午后,它常常和我们一起晒太阳,听我们话家常。它的岁岁年年总是在目送与等候中轮回,在目送中守候寂寂庭院,在等候中期待枯木逢春。它曾从人们的对话中听闻拆迁之事,起初不解其意,直至目送着人们搬离,最终被遗忘在老房子的某处角落,又在不经意间被某人想起,却终是枯木难逢春,庭院长寂寂。

 

2 绿萝小姐

 

这棵灌木是姥姥从南坡拾回来的,它生长所需的仅仅是定期的浇水和充足的阳光。没人知道它的品种和名字,也没人记得清它在这老房子里住了多久。它刚来时,这房子里住着姥姥、爷爷、小姨和我妈,后来,我妈出嫁,再后来,小姨也出嫁了,但我们和小姨两家总会回老房子过年,这是一年中它觉得最热闹的时候。午后,它常常和我们一起晒太阳,听我们话家常。它的岁岁年年总是在目送与等候中轮回,在目送中守候寂寂庭院,在等候中期待枯木逢春。它曾从人们的对话中听闻拆迁之事,起初不解其意,直至目送着人们搬离,最终被遗忘在老房子的某处角落,又在不经意间被某人想起,却终是枯木难逢春,庭院长寂寂。

 

3 十五岁的玫瑰

  

 

妈妈在05年种下一株红玫瑰。白云苍狗,逝水匆匆。十五年,我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一名青年,这株玫瑰经历了好几次分株,依然延续着它的美丽和芬芳。

这是今年春天盛放的红玫瑰,春阳之下灿烂生辉,春雨过后娇艳欲滴。15岁,对于一个人来说,恰在最青涩美好的年纪,对于妈妈的玫瑰来说亦如是。年复一年,它静默地带来一次又一次生命的共振。

 

4 爸爸的空中花园

  




   


它的名字是络石藤,自爸爸爱上种植花草后就爬在我家的墙上了,它是我家的“空中花园”的元老之一。爸爸是个很有生活情操和仪式感的人,他喜欢种花、种草,他种过月季、玫瑰、荷花、梅花、海棠、桂花树……也种过常青藤、发财树、绿箩、吊兰、猪笼草……他会嫁接、移植花草。尽管在城市中没有一片田地,爸爸仍然发挥无限创意与想象将一片阳台打造成了欧式花园的模样,供我们在闲暇时欣赏放松。可以说,没有什么爸爸不能种好的植物,他说他退休后想做一个自给自足的快乐的农民。他也乐于每天早上晚上在他的花园中埋头一两个小时浇花培土做“园丁”。所以当我看到这篇推送时,我翻看我的相册,我喜欢没事到阳台上去晃晃,把那些花草、蓝天作为我的摄影对象。一时间,我纠结着花园中那么多植物我该选哪一个说它的故事。一张张照片翻过后,我发现,每次的拍摄活动都少不了它的身影,那就是攀爬了一整面墙壁,甚至一路长到了爸爸特地为此安置的网上的络石藤。无论春夏秋冬,它都依然挺立着,我一抬头就能看到那些繁密的络石藤长满了网。当落日时分,我喜欢将它搭配着天空拍照…它让我发现生活中很多小欢喜。看到推送的奖品,想到爸爸一定会很喜欢这个惊喜,所以写下了这些文字。

 

5 辗转了五班车来陪我

 


突如其来的疫情令这个寒假不免有些乏味,所幸阳台上的三盆花给予我这个留校学生一丝慰藉,而其中的吊兰和芦荟对我来说有着独特的意义,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“辗转”。

2019年暑假结束,我带着从家里摘下的吊兰和芦荟苗辗转了五班车,耗费一周才到达上海。所幸我的辛苦没有白费,更关键的是,他们蕴含着家的气息,浓缩了父母的身影。从亲手栽种下他们到今日已有半年时间,吊兰原先嫩绿的叶子已变得深沉,而后又伸出了几只稚嫩的小手来抚摸这和煦的春风。而调皮的莫过于那两棵芦荟,直至前几日我才发现假死了半年的芦荟底部正在悄悄变绿。

现在我每天都会陪着他们听听歌,晒晒太阳,也希望他们能在这个春天枝繁叶茂,悠扬恣意。

 

6 元老多肉——叶里含春水




 


14年底开始被多肉吸引,从花鸟市场买回第一批,养到现在也有五六年了。虽说后来陆陆续续添了几十种,可最有感情的终究是第一批。但因为刚开始不怎么会养,第一批买回家的近十种元老已损失得差不多了,如今只剩下两种,初恋和吉娃莲。初恋(左)买回来时还挺大株,17年夏天突然从根茎开始黑腐,还好救得及时,把肥厚的叶片都拔了叶插,后来便生出一大盆。还曾送给一个女孩儿当作人家的生日礼物,差点为花名闹了误会。比起其他多肉命途多舛,吉娃莲(右)应该是长得最安稳的,从市场里一个隐蔽的小摊买来,一直没生过病,长侧芽后换了大盆,放在露台阳光最好的地方,颜色倒也争气。多肉长得慢,但在暖湿的三月,总感觉叶里含了一口春水。

 

7 无采

 

我高中时为了解闷,突发奇想带了一石儿绿植到教室去养着。

它很小。我记得最开始移到石头凿的“花盆”里只有零星几条,很纯稚的白绿色,有一种雏鸟的天真。它长的毫无章法,在我课桌的一角野蛮着,总是探头探脑的,顶着一把圆圆的绿伞很孩子气地笑。

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“无采”,来自小说中的一个姑娘。因为觉得她们一样活泼泼着,让人能感受到世界是鲜活的,自己心脏是咚咚在跳的。

那时我正好处于低迷期,世界变成一面灰色的磨砂玻璃,模糊而无望。今天吞噬昨天,明天又变成今天、再到昨天伫立在我身后沉默着。每次趴在桌上,我只能盯着无采发呆,看它在空气中细微地颤动,哼一首短短的歌。那种明亮的绿色烙在瞳孔上,使人汲取一点儿抬头去看明天的勇气。

高考后把它带回家,我摸了一下叶子,像是在拥抱过去挣扎过的自己。有风过,它慢慢地唱起了绿色的歌。

 

8 小罗和小陆小时候的故事

从前,在6号楼227寝室里有两盆花,一盆是长寿花,另一盆还是长寿花。要论这两盆花的相遇,还要追溯到华闵食堂前的环保知识问答。从那天起,她们有了自己的名字——小罗和小陆。

父母们最担心的事就是孩子总是不开花,直到她们在冬日里,先后开出了自己的第一朵花。从此,小罗越长越像妈妈,娇艳又纤细;小陆越长越像爸爸,质朴又健壮。

寒假来了,爸爸妈妈要分开了,妈妈担心孩子在空无一人的寝室不能自理生活,决定让爸爸把她俩带回奶奶家。要知道,有一种饿叫“奶奶觉得你”饿,短短两个月,小陆和小罗就胖得挪了窝。

 

君问归期未有期,本来一个多月的离别越拉越长。小罗和小陆还在等待,等待春暖时,重新被妈妈抱到227窗台的那天。

 

9老梨树永远在那儿

 

  

这是一棵有十多年历史的老梨树了,它是在我出生前种下的。对它印象最深的是几年前年中秋节回老家,恰好看到它结了许多又大又甜的梨,有的梨来不及摘就落地摔裂了,但那摔裂的梨往往是最甜的。可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它结的梨了,因为现在基本上是春节才会回老家,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往往是它光秃秃的样子。现在我很想看到它开花。

它生长在院落里,很高大,像个卫士一样守护着我的家。两年前老爸用它和另一棵树搭起了秋千,我们时常在树下玩耍,留下许多快乐的回忆。

家乡在变化,可无论周围变化成什么样,我想只要它在,我就会感到无比亲切。

 

10 守护绿萝的仪式感

  

这本不是我家的绿植,是高三时班干为班里添置的。当时正值夏季,绿芽生长得很快,几乎一晚上就长出一段小芽。但有一阵子学校闹老鼠,每天好不容易冒出的小芽一到晚上就被老鼠连根带叶啃个精光。我不忍心看它被“摧残”,就每晚把它藏在玻璃窗的书柜里,白天搬出来给它浇水,让它透气。就这样绿萝一天天生长了起来,陪伴我度过高三后期那段难忘的时光。疲惫的一天,就在为绿萝关上橱窗这充满仪式感的一刻在后结束。终于毕业,但我却舍不得将这盆绿萝交到别人手中,便在同学们的同意下把它带回家啦!算起来与它相识也已经有一年啦!

 

11 生长在大西北的吊兰

   

首先说明我是西北人,绿植的培护在那样的环境中需要格外地小心。与吊兰的初次相遇,是在一间教室。记得那是一个冬日,同学将自家的吊兰带到学校,起初,它不是特别起眼,可是没想到,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,它居然开花了!朵朵白花点缀其间,真的很漂亮,同学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老师说,可能是暖气的功劳吧。自此,我记住了这种平时繁茂,开花时尤觉清新的植物,并央求妈妈给自己家也买几盆。妈妈拗不过我,只好答应。自此,我开始了守护吊兰的神圣使命。我把它们放在最显眼的书柜上,它们也总是出其不意地给我惊喜,有时候枝叶甚至延伸到书柜下面,阳光照下来,煞是好看。真心希望能时时刻刻看到吊兰!

 

12 感恩绿萝——看尽半盏人生

故事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冬天……

2001年十二月某一天,一个背着正留着鼻涕、小脸红红的婴儿的女人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它——一株小小的绿萝。

“太可爱了。”她只花了五元钱就把这株小生命带回了家。

绿萝在她家的立式音响上端坐,这一坐,看着背带里的婴儿成长为青年,当年正值青春年华的女人开始抱怨肩疼,男人添了白发。

08年冬天严寒,南方下了罕见的大雪。音响上,白色塑料盆里的绿萝奄奄一息,只剩几片草绿的叶子和蔫蔫的茎脉。

一场春雨,阵阵暖风起。它又萌发新叶。全家为之顽强的生命力而惊叹。

15年女人换了新家。执意给它也换了新房——一个坚实的瓦盆。

这回它端坐在玲珑优雅的花架上,这一坐,或许又看尽半盏人生。

故事里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,而我是那个背带里的婴孩。绿萝已经陪伴我们家十九年了。感恩,感谢。

 

绿萝已经从当年的巴掌大长成流泻的绿泉,蓊蓊郁郁。

我们长大了,变老了,它却繁盛如初,甚至更胜当初。绿萝强盛的生命力给予我们家希望和灵气。

 

在这十九年中,我们给绿萝又新增了许多“小伙伴”:红豆杉(国家二级保护植物,当年受伤被老爸救下来的分支)、各式各样的多肉、柚子苗等。

 

13 小薄荷的成长经历

 

 

小薄荷回家前的样子

高二那年因为学校举办盆栽义卖活动,所赚的钱捐给有需要的人士。义卖的盆栽是我们亲手移植上去的。可活动结束了还剩下很多盆没有卖出去,于是我们班的同学纷纷帮忙买一盆回家自己种。

这是我第一次种小盆栽,因为它是薄荷,我叫它小薄荷。每天早上起床我都会第一时间看他它有没有长高。有一次台风天气忘了把它从阳台收回来,当时它的身影已被雨水狠狠遮盖,我以为它会枯萎了,很后悔没有照顾好它。没想到几天后它长得更加旺盛了。

记得在准备高考的时候特别累,每次都去摸一摸它,只要看到它在,我就感觉很安心。一想到它在暴风雨下屹立不倒,我也提醒着自己不能向挫折低头。

 

14 转运竹——微小而顽强的生命

这几株转运竹是大一时养的,当时考试失利,想着买来转换运气,也给宿舍添份生机。我并没有因此成绩进步多少,但每次学习之余抬头看向窗台时,这几株绿色总能给我些许安慰。此后,每周给它换水渐成惯例。寒假离校时,我没能找到留校的同学托付它们,只能留在宿舍,加了满满的水,想着在室内冬天一个月应该可以撑过去。寒假去了美国交流,原定一个月的项目,因为疫情航班取消,等了一周才回国。回宿舍前,又隔离了两周。再次回到宿舍,距上次已将近两个月了。第一眼看到窗台熟悉的一抹绿有些惊讶,许久没加水,我已做好丢掉一堆枯枝的准备,但实际只有叶梢有些泛黄。我有一点点感动,被这微小而顽强的生命。叶梢的黄色会渐渐褪去,春天会如期而至。

 

15 期待在最美的春日与你相见

 

20203月的师大校园春天,携着温和的暖风如约而至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校园里虽不见多少同学的身影,但春天依然以它的姿态等待着不久归来的师大师生。

作为一位在学校度过寒假的同学,我幸运地赶上了这场视觉盛宴。师大的校园处处藏着惊喜,正如涵芬楼前的那几棵亭亭玉立的玉兰,不知何时起悄悄地展开了婀娜的身姿,朵朵优雅的玉兰绽放了。我们同行的几位同学每每走到这里都要赞美几句这美好的景象。它曾经拂去这特殊时期留积在我们心中的担忧,它曾经给予我们略显孤寂的身影安慰与鼓励,它与我们一同期待见证这美丽的春天,它与我们一起期待疫情过后与大家美好相见。

 

它们有生命,

他们更有故事。

 

 | 刘欣宁

 | 各投稿同学

来源 | 大夏书院学生会社区生活部